联系电话027-87056280

打造“二次增长曲线”,环境产业迎来新发展阶段

发布时间:2023-03-03文章分类:行业动态编辑作者:森源蓝天阅读次数:606 次

【导读】

随着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,叠加“二十大”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,我国经济韧性强、潜力大、活力足的优势将再次显现,环境产业也再次迎来了增量扩容的新机会。

 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新会长首次亮相,就给行业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考。3月1日,2023环境企业家媒体见面会举行,新任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、清新环境总裁李其林表示,过去十年,环境产业经历了“十二五”的美好时代、“十三五”的震荡期,以及“新冠三年”的筑底期,目前正在探寻新的发展机遇,打造“二次增长曲线”。


  随着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,叠加“二十大”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,我国经济韧性强、潜力大、活力足的优势将再次显现,环境产业也再次迎来了增量扩容的新机会。


  1、告别“筑底期”,环境产业迎来增量扩容新机会


  去年年底,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成功换届,迎来了新一任轮值会长、“80后”李其林。3月1日,又值全国两会前夕,环境商会举行一年一度的环境企业家媒体见面会,这是李其林首次作为环境商会会长出席,也给媒体见面会带来了一些新的思考。在他看来,过去十年,环境产业可以分为三个小阶段:“十二五”的美好时代、“十三五”的震荡期,以及“新冠三年”的筑底期。


  “十二五”期间,国家支持环境产业发展的重点政策密集出台,相继发布了“大气十条”、“水十条”等重要政策,行业迎来了“美好时代”。这个时期,环境产业规模持续高速增长,环境企业数量大幅增加,企业营收、利润、现金流等各项指标全面向好,同时资本市场也对环境产业持续看好,环境产业迎来了快速发展期。


  “十三五”时期,环境产业表现为一个冲高回落的震荡时期。2017年PPP项目投资热潮开始高位降温,2018年又叠加了宏观经济“去杠杆”的影响,使得环境产业的发展环境遇到较大变化,环境上市公司的市值大幅缩水,不少企业的市值下跌至高峰时期的20-30%左右。


  而最近的“新冠三年”,又对全球政治和经济都造成了重要影响。除了与抗疫直接相关的医废处置、环卫、环境健康等细分赛道外,大部分环境企业的经营受到了负面影响,环境企业的稳健经营、系统性抗风险能力经历了重大考验。


  不过,如今随着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,叠加“二十大”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,我国经济韧性强、潜力大、活力足的优势将再次显现,环境产业也再次迎来了增量扩容的新机会。


  2、警惕“低毛利陷阱”,促进产业健康良性发展


  在环境产业进入新发展时期的同时,聚焦当下,我们也应该重点关注几个值得思考和探讨的典型问题,其中之一就是“低毛利陷阱”。大家知道,国家发展上有一个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指的是国家从低收入阶段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,长期徘徊在中等收入区间,增速放缓的现象,而环境产业的“低毛利陷阱”还是头一回听说。


  李其林表示,所谓“低收入陷阱”,不是说绝对值低,而是跟过去相比,环境产业的毛利率有所降低。比如,“十二五”时期,环境产业的毛利率相对处于高位,以监测检测仪器为例,当时的毛利率大约能达到40-50%,水务运营和垃圾运营的毛利率也能达到30-40%,环保工程则差不多在15-20%左右。但进入“十三五”以来,环境产业的毛利率就一直在下行,各个细分领域基本都下降了10个百分点左右,直到现在仍然处于低位。


  当然,如果跟一些“去产能”产业相比,他们可能有8-10%的毛利率就已经很好了。所以,环境产业的“低毛利陷阱”是一个相对动态的概念,是个发展中的问题,而不是绝对值的高低。总之,环境企业在实现高速增长的同时,也应该关注到毛利率问题,从而更加健康、良性地发展。


  3、做好引导规范,行业已经有了一些良性变化


  环境产业为什么会出现“低毛利陷阱”?李其林归纳,主要有两个原因。首先,低毛利与环境产业的基本属性有关,它本身就不是一个追求高毛利、暴利的行业。其次,与竞争有关。环保项目的价格,刚开始时都是政策定价,后来逐渐进入市场竞争。如果是工程类的项目,就需要招投标竞争,然后越投越低、越投越低,最终产生同质化竞争。


  从有利的角度讲,这降低了我们治污的成本,是件好事;但反过来看,如果价格无序地往下掉,降到一个不可接受的成本,行业进入无序竞争的状态,就不是一件好事了。


  面对这样的现象,如何才能解决?李其林给出了三点建议:


  首先,是企业本身的产品业务转型,要做好差异性,拥有更好的技术、更低的成本,把毛利率守住,这可能是要依靠技术进步来实现的事情。


  第二,行业层面上,要推动行业的标准化,避免“劣币驱逐良币”这样的现象发生,要做好行业的引导和规范。同时也要让客户明白,应该选择一些好的企业。


  实际上,这两年行业已经有了一些良性的变化,客户在招投标时也不再是最低价中标了,而是综合打分,行业也要继续呼吁客户共同去接受这样的理念。


  第三,政府层面,还涉及到环境治理的定价问题。过去,环境治理一直是社会的“成本项”,而“价值项”这块体现得不明显。以火电脱硫脱硝补贴为例,在雾霾治理初见成效之后,一些地方的补贴电价逐渐取消或降低,那么应该降低到什么程度才合理?如果一下子全部取消,可能环境企业的成本就支撑不住了,所以应该是适度降价。


  总之,企业层面、行业层面,以及政府层面都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,这样才能更好地解决低毛利问题。希望未来,这一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决,从而让环境产业能够更快、更好、更健康地发展!


来源:环保圈 伏波望族


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整理为互联网,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不拥有所有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本平台转载旨在分享交流,并不代表赞同文中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仅供读者参考,不用作商业用途。如发现本网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及时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在第一时间对争议内容进行整改处理!